很快就看完了


↑足利高氏


 我從不熱切的要所有人聽聽我,也或者引發沒人了解的同情心
這些人是絕對的弱者,他/她們無能站足,並把自己包裝的以博取憐憫和自身的發愁
在我眼看來,這些只不過是饑渴迫切地從他人身上取得無趣的特殊性 


自以為是的人通常和基掰人相等


 


 


我說完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