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憂鬱症日記7/26(當刀子劃過手腕,我自己也消失了)

最近的情緒低到極點

我只能靠藥物來控制我的情緒
讓藥物避免我再度陷入憂鬱…….可是藥物確是短暫的
至今我仍然感到不安、不舒服

起初我一直很相信妳,誰知道妳卻是有意的
算了,不談了,談了我的心情又會變差

再來就是我割手的事情
我想我應該好好和我的心裡師談談

到底要怎樣避免這個問題

有幸,前一個心理老師推薦我的”割腕的誘惑”,讓我接觸到有關這方面的疾病問題

「當刀子劃過手腕,我自己也消失了。這麼做的時候,焦點就只在身體的這塊地方,什麼都沒有──腦子一片空白。我開始割,很痛。再割深一點點,痛多了。我移開刀片,傷口更痛,開始流血了。流血意味著我傷得嚴重到足以驅離其他的痛。…」

「疼痛與自我傷害,是用來轉移心理創傷的方式,可以說是一種”苦澀的藥物”。」

當我自傷時,我感覺到是快樂的
彷彿世界臣服在我的腳底下,所有該死的人類都死了

這種感受,不是一般人能夠了解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