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說什麼

我敢打賭,根本沒有人和我說工作到明年三月底
今天我一看到合約,整個人都傻住了
最後我和她說,我想找一份長期工作
他的口氣就變得不是很好
但我想他也不想打破僵局,最後就草草了事
回到家我感到非常懊惱
我覺得生命中好像有什麼被剝奪了,這種感覺很差
而且還有簽合約
我氣得摔鑰匙,甚至把我刻著天主的十字架重重摔到地板上
我頓時失去了信仰,什麼都沒有了
對!
就只會剩下我一個人!
死亡的盡頭就會剩下我一個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