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憂鬱症日記2014/10/02(今天心理治療,寫下我決定面對我不想面對的我,這是我人生大工程)

其實我能預期到今天心理治療和王心理師會有很不錯的進展
也正因為如此,雖說是想事情,但其實是期待這次心理治療到一整晚興奮睡不著
這個秘密連為我看診五年的舊陳醫師都一直被我朦鼓裡
這次我想要探討的內容,是我的秘密之一,在日記本上的一個秘密
我的日記本從2006年開始動筆一直到現在沒有停過,日記上大部分的事情從未公開到這個部落格上
日記本少數記載的我的生活,實質上一直是我內心最深層處和最深層的真實感受
說是生活體驗,其實不是
是花了27年的思考,建構出來的世界,只有我才能明白並且執行的規則
2006年的日記單純是輕鬆的生活紀錄,隨著我的生活改變,2007年就讀了學術科系,我開始學習思考我的思緒
2008年世界雛形,完全沉浸自己的世界規則,走火入魔,到了2009年完全失控
我為自己精心打造的心靈宮殿,是為保護我和療癒我,遂變成我的地獄殿堂
我的世界開始侵蝕我,我訂定的鐵則開始啃食我
一直為在世界的我追求完美的我,變成毒瘤,越走越偏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就像上癮,讓自己更舒坦而更成癮
直到現在我的日記本依然充滿了汙穢、骯髒、真實,以及,我不承認面對的我
日記本上存在著我不願碰觸的敏感,我的最深感受和最大矛盾
如此,連我自己都不想思考,不想清除,但我卻忍著痛處、忍著煎熬,一筆一筆的記載下來
為的就是讓我在汪洋中浮浮沉沉,還有一絲絲的救贖
可是這個救贖就是毒瘤
我不敢摘不敢除,就算開始看精神科,接觸心理師和輔導老師
她們給我的保證是:「憂鬱的時候就來找我」
即便有這麼強大的立基,我深堅,沒有人可以瓦解我的世界
因為我憑著自己的信念,這些日記本,是要跟我上天堂,不會有生人得到同意窺探我世界
可是自從生病,我承認需要幫忙,我被迫承認在建構世界中不堪一擊
但這些只夠讓我想要除去世界”表面”,在3年前接觸現任王心理師之後,我開始決定連同舊陳醫師一起幫助我除去表面
第一步我從完美的規則下手,但這個去除表面不是一件小工程,反反覆覆折騰到現在
我明白這個清除任務不是成功的,但在陳醫師和王心理師一次一次的耐心治療,看似前進小,但卻是我決定跨出的信誓
因為這一小步前進,我知道我想救贖,就必須正視毒瘤
所以我今天輾轉難眠,猶豫了一整夜後決定要正視這個救贖,而為了去除這個救贖毒瘤,我必須把日記本上的祕密翻供出來
一直以來日記本藏著我不願面對的我,甚至口出狂言,世界上找不到第二個知道我日記本內容
但我選擇和王心理師及新的陳醫師面對,正式的破除我的宣示,一舉瓦解我建構的世界
所以今天我只談到秘密的序章時,王心理師心中有譜,立即告訴我「我願意坦誠的面對自己,是我成長的進步」
雖然王心理師的治療很簡單,但是當我煎熬的說出救贖時,王心理師明白我的心底,反問我,我曾告訴任何人嗎?我有和別人討論過嗎?
我只搖搖頭,心裡說著,妳是第一個知道的
其實告訴王心理師的話不是什麼讓人覺得羞愧的事,或是天大震撼的秘密
就只是一個我最真實的感受,一直以來不乏以前的心理師、學校輔導老師、大學導師和陪伴治療我五年的主治醫師都不知道這件事情真正的緣由
簡單說,她們只知道果,卻不知道因,而這個因卻是一個極為普通但卻是扭曲我大半輩子的源頭
一個小小源頭,卻從我出生到現在,隱性的毒瘤殺手
我知道它是毒瘤,我知道它帶給我的意義和影響,我明白這個毒瘤成分是啥,我甚至完全掌控毒瘤的流動性
我可以閃躲它,我可以利用它,我操之自如
但我卻不願面對它
今天,心理治療,我選擇面對
拔除它
我的談吐很平靜,因為我知道我很明白它
王心理師的引導治療讓我心裡的不安轉為安順
我可以預先猜測這個治療是非常容易的
但是要得到這個救贖卻是艱辛萬苦
明明是一個非常簡易的語言治療,當初腦中建造這個毒瘤救贖時花不到10秒時間
但決定面對它的時候卻花了我一生27年的時間
王心理師的治療只是扮演一個羅盤針
而真正要掌舵的人,是我的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